淮源,淮源

作者:桐柏县法院 董万军  发布时间:2011-10-17 11:03:33


那块土地对于我是陌生的,尽管与我近在咫尺。只因她是一条河的源头,以致我对她的想象持续不断。我没有在那里出生,也没有在那里居住过,我与她的渊源只是与水有关。母亲说打从我出生那天起,我就和这里所有人一样喝着从那里流出的水,母亲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虔诚。

我所居住的城市离那块土地很近,近得只相隔一条不足二十公里长的河流,这样的距离作为一种连接,竟然使得与她更加亲近。如此若即若离的连接,似乎有些梦幻,往往让我很是向往。

河水从上游一涌而下,流动的水花卷动着经年的草屑和泥沙,同时也夹裹着沿途糅杂着浓浓乡音的故事。那些水,时常在我的脑海中迂回很久,才四处散去。那里是淮河的源头,那里驻扎着久远的,美丽的故事。想起她,我时常会隐约觉得心底有一种东西在翻滚,就像那里刮起的风,那是一种纯粹得像风一样洒脱的感觉。于是,我不得不总是想着,在我的头顶上方,那一块高原般的土地,还有那块土地上神圣的庙宇,到底给淮河带来怎样的一段传奇?

河源就这样存在着,连同这里所有的一切谱写成为永恒的旋律,一路漫歌。被叫做淮源的这一方山水依偎着桐柏山主峰,如此浑厚又如此妩媚的姿态让人心生爱怜,我曾经从她的身边无数次走过,溯源而上走到尽头,只有这样酣畅的追寻才足够证明一种信仰,没有缘由,源头就是源头。

只因河源,让我记住了这块土地,一块被水浸润得通体晶亮的土地。这种湿润让淮源溢满神秘,当湿润酝酿成为旷远的走向,我始终坚信只有从葱茏的山岭出发,只有穿越温馨的渔火,然后壮阔地随风漫游,才能在春意葳蕤的新海岸,赢得新的拥有。这种拥有,或许只有河源才有福消受,除此之外,一切皆是虚空。从河源刮起的风,激荡着这样的神秘,经久不息,毕竟这风终是要胜过一切潮霉与阴深的。如若不然,它将怎样表达走向和目的,又将怎样汹涌成为一条大河的传说?

一片望而却步的土地,挥洒着一切生命的气息。出发,因水而奇, 而突兀诡异。流动,因水而奇,而玄虚迷离。淮源抛洒出一条大河,继而牵引着大地的神经,穿插进桐柏山的脊梁,挺起一座山的尊严,幻化成唯美的旋律,一路漫歌。

大片大片的芦苇飘洒着,大片大片的树影婆娑着,大片大片的水禽游弋着,河源是一种象征,象征着蓬勃的生命就此扬帆起航。在河源,一切生长自然而然地挥发着向上向前的力量,就像流水;在河源,所有的呼吸都浸润着充盈的潮湿,极为酣畅地从地下向上向前翻滚,跳荡着黎明的光斑,一如被撕碎的阳光,晶亮、耀眼。这就是一条大河的源头,在湿润背后,生长继续着,一路漫歌。

在这块土地上行走,抚摸着淮祠里的青砖黛瓦,身高丈二的禹王戴着草帽,昂首目视前方,如此轩昂,如此端庄,这种慈祥与宁静以成竹在胸的态势展现在眼前,成为一种信仰。面对禹王,面对河源唯有叩首才是最有感召力的动作,并且一始而终。大禹治水的故事几人不知,灵渎安澜的笔画到底续写着怎样的气魄?禹王将一种站立幻化成为这条大河的姿势,站成桐柏山中最靓丽的风景,站成一种永恒,站成一种不泯的精神,站成淮河源固有的气势。

在这块土地上行走,我听见了河水流动的声响,那一条从淮源流出的河水汹涌着,澎湃着,创造出无数的漩涡和空洞的回响。一种微妙的松软的感觉如水般袭上心头,我意识到我的压抑,我的冲动。我回望头顶上那片很近的土地,那些尘土,那些飞沙走石,那些穿插进大山里的流动,到底又要流向哪里?

第1页  共1页

编辑:LL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