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归何处

作者:卧龙区法院 牛娅  发布时间:2011-10-20 08:22:34


大部队早早的就整装待发了,战们嘹亮的涉外军演誓词还在大院上空飘着。

老公推了一下我,说七点了,该起床了。我翻了个身,抱着被子说:“五分钟后叫我,我真的太困了。”他给我盖了一下被子,就出了卧室。

凌晨三点,郭嫂打电话说孩子发烧了,郭营长出公差了,家里就嫂子一个人。我二话没说,放了电话就奔嫂子家。安置好一切回家时,天已蒙蒙亮了。

在四分半钟的时候,我被一岁五个月大的女儿给吵醒了。

老公把饭放在了餐桌上,一边给女儿收拾,一边催我快吃饭。

“这小米汤真香,菜炒的也不错。首长同志辛苦了。”我边吃边说。

他看了一下表:“别贫了嘴了。你还要多久?我八点前要赶到营里去。”

“怎么这么早呀?以往蹲点不都是晚饭前到就行了吗?”

“部队没有那么多为什么!只有服从。”

我连吞带咽地吃完了饭,穿着高跟鞋一路小跑的跟在老公后面。

大院都是全副武装的战士。

 “酷得不得了呀。看看人家那才叫军人!才叫英雄!哪像你又留守。”我酸酸地说了一句。

“军演的是英雄,留守的也是英雄。后院起了火,演习搞的再好也是全功尽气。我的战壕也很重要呀法官同志。”说完他哈哈笑了起来。

推车里的女儿也跟着笑了起来。

他弯下身子亲了女儿一口,女儿伸着手要他抱。

“爸爸要上班,回家再抱抱。”

女儿不愿意,大哭了起来。

“你看孩子哭的像是没爹疼的样子,你就抱一下,能误你多长时间呀?”

“满院子都是人,大家都在忙着演习,我却在抱孩子,影响多不好呀。”

“你真是的。谁没个家呀?”

“这是在大院,不是在家里。”

我们小吵着,女儿哭的更厉害了。

“你就抱一下吧。”

“不行。我的时间来不及了,我得走了。”说完把小童车推给我,头也不回地朝机关大楼跑去。

女儿伸着手哭着叫着“爸、爸……

我的眼前除了绿色还是绿色,根本就找不到他的影子。

我已经习惯了跟他的这种说长不短的分别,可是女儿还没有适应。我一边给女儿擦眼泪,一边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女儿。

秋天随着秋雨潜到了身边,女儿也在这无常的天气变化中病了。

凌晨一点钟,看着温度计上显示的39度,我拨了老公的电话。

“你叫爸妈一起去医院吧。我现在在蹲点……你知道部队的纪律……”没等他说完我就挂了电话。

看着被烧的有些萎靡的女儿,我的泪在眼里打转。

我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握着方向盘。

等女儿退烧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了,门诊室里,还有另两家输液的孩子,他们是一家三口……

老公的电话又打了进来,如果这次再不接就是第40个未接电话了。

老公兄弟三个,他是家里的老大,全家就靠那一亩三分地为生。高考那年,估完分老公想报哈尔滨工业大学,因为家里太困难,婆婆硬逼着他选择了军校。高考分数出来的时候,老公足足比军校的录取线高出一百多分。老公就这样踏上了从军的路。

人这辈子走什么样的路,是注定的。人这辈子要守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也是注定的。

我爱上了感动?爱上了军人?还是爱着老公?我分不清楚,只是这种复杂的爱一直都包围着我,让我时时艰辛并幸福着。

军人,听了就让人肃然起敬。能成为军嫂更是很多有着英雄情结女人的梦想。四年多来,我感受了很多的艰辛,可每每泪水划过之后,依旧是满腹的自豪。

老公的电话又打了进来,我想这一宿他的心一定揪着,我感觉到了他的那种牵挂…….

第1页  共1页

编辑:ZN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