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想村雨

作者:河南省桐柏县法院 董万军  发布时间:2011-10-25 09:04:07


    一连几日的阴雨,让这个城市变得极度晦暗。
    
窗外,秋雨,绵绵密密,没完没了的样子。就这样蜷缩在办公室里,慵懒的状态不亚于早已敲击不出任何文字的键盘。就这样挤在一座城市林立高楼的夹缝里,一时之间这座办公大楼忽然显得如此阴暗、狭小,就像把人与自然隔绝的囚室一般。
    
那些雨丝慢条斯理地落在玻璃窗上,顷刻间使所有的光线变得伤痕累累。仰头看雨,依旧是司空见惯的样子,心情极度落寞,没有缘由,就像灰色的天空一样空旷。一种雨样冷瑟,雨样单调的情绪孤零零地又漫上了心房。
     
小时候,我是一个爱雨的男孩子,那些雨天的记忆时常在我长大后的雨天会使我激动不已。然而,多年后的现在,当我背叛了那个村庄,逃离了那些曾经让自己痛恨的泥泞和艰难,我又时常怀念童年时代的小村,还有那里悠远飘洒的村雨。
    
这样的雨天,倘若在老家,我该是早就漫步雨中了,在长长的梧桐树林里漫无目的地走着,听着雨声唰唰地打在路边的野花上,树上的树叶晶莹剔透的样子,总是会让人忘我地朝着无际的雨雾走下去。此时此刻,看天地间烟雨蒙蒙,听山野上潇潇雨声,唯我独行,这种近乎透明的感觉,就像是被雨水洗涤过一样,宁静而又明朗。这是一份挣脱俗世羁绊的从容,是远离尘世的纯净。
    
农家简易的房舍,村口满满的池塘,青青修竹,花树烂漫,雨中的小村就是最美的水彩画。一路慢走,湿漉漉的空气里弥漫着小村特有的芬芳气息,在田野上空时常还会看见几只燕子低低地,斜斜地贴着稻田飞掠而过的剪影。山鸡和野羊的叫声是雨天里最浪漫的音符,也就是这样的声音往往会让人的想象牵引到很远很远,那些山林中的生灵无形中是种牵挂,就像这雨,无缘无故。
     
此刻,故乡雨中的山野,该是雨雾蒙蒙,漫漫无际了吧?
     
篱下的牵牛是否依然如浴后的村姑,欲秀欲娇,在缠绵的雨滴里羞羞答答轻移莲步,无声无息里已是蔓上枝头?石桥边的白杨是否一如刚正不阿的勇士,气宇轩昂,在妙曼村雨里舒展筋骨,不知不觉中已经直入云天?
    
漂泊啊,你是如此残忍。那个小村的雨声,竟然就这样遗失在了城市嘈杂里,何时何地我才能够再次聆听到那些美妙的旋律?
    
我从来没有如此真切地感受着,感受着一种源自心灵深处的渴望。然而,透过偌大的窗子,在这样的阴雨里,记忆中的那个村庄是这一刻想得最多最深切的。点点滴滴,丝丝缕缕,满腔到底有几多难以宣泄的家园故土的情怀!一如这雨。
    
坐在城市一隅,矫情地听着雨声,看雨珠一串串在电缆上游移着,徘徊着,终了还是幻化成线簌簌而下。那些完全机械的动作,叫人顿生无奈。铝合金的窗框上,白凌凌的雨水涓涓而下,完全一副欲洗尽尘埃的样子,窗台水槽里早已积满了水,无数细小的杂物在水底翻滚。忽地就想起记忆里村庄里庭院中所积雨水的清纯,雨夜黄昏,二三伙伴,在平平淡淡里捧起水盘,积雨戏水,至情至真,这种境界不知何时才能重温?心中不免多了一层遗憾。
    
雨水敲打着玻璃窗沙沙作响,遥望茫茫雨天,我又记起故乡挂在窗外的紫色风铃,风吹雨打里,泪眼依依的叹息就挂在熟悉的屋檐上,一声又一声沉闷而又黯然。此刻,老家那串风铃,在这雨天的风中,一定伴着小小村雨,正铃铃作响吧。
    
真的,我是听见了。那如诗如歌的声音,弥漫于心,悠悠扬扬地渐近、渐清......

 

 

第1页  共1页

编辑:ld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