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母亲

作者:卧龙法院 楚新建  发布时间:2012-01-05 08:54:31


小时候,城里也很清贫。妈妈勤俭持家,一直到今天还在感染着我。那年头,一部分人还没有富起来,每个家庭很平均,普遍缺衣少食,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小孩子理一次发五分钱,成人一毛钱,妈妈为节省开支,花一元多钱,买一把理发推子——那推子现在连影也没了,当时也算家里一样固定资产哩。

那天,围脖子的布单,妈妈用缝纫机做出来了,一看这架势,知道要动真格的,想溜,总是不中,几次挣脱又被老爸逮回家。那年十一岁,人小心里也盘算着呢。我让妈妈先给老爸理发,也好看看手艺啊。嘿,老爸让的亲热呢,说先给我理,然后他再理——明摆着先练练技术嘛。小孩子肯定拗不过家长。

开始也不知道,估计几推子下去,就一阴阳头了,一照镜子,头顶只剩巴掌大一小黑圈,这不就是个小恐怖分子嘛,走到街上可能会影响社会秩序的。好在那时候城里人少,没有造成交通拥挤,妈妈领着我上了两家理发店,发型已没办法修改,最终是买了一顶当时流行的四喜帽,弥补了这个极其严重的“错误”。

其实现在想想,那发型很像今天足球明星哥们的发型,正儿八经一小酷哥,可惜太时尚超前了,不中呀。多少年了每次提起这件事,我和妈妈总会笑得眼泪流出来……

天又凉了,黑的早,路灯下的行人明显减少,望着万家灯火有一丝茫然,和我当放羊娃时,夕阳西下、悠闲地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赶着羊群回村,是不一样的心绪。忽然听到芥菜的叫卖声,好几年没吃芥菜丝了,赶快买几个,做法很简单,妈妈教的。洗净晾干,切成细丝,小磨香油下锅,干炸花椒,冒点小烟,再将芥菜丝下锅,食盐少许,简单翻几下装碗盖上,闷死来,第二天就可吃了。

妈妈知道我爱吃,年年都做,绿豆面条或熬上小米粥,馒头配芥菜丝,唉呀,有滋有味,鲜美可口。这天下班回来,想着早早吃过晚饭,看电视文艺晚会,当用筷子夹起芥菜丝的一刹那,又放回盘子里……吃不下去,不想吃了,今后也不想吃了。妈妈逝世四年多了,再没吃过芥菜丝。

太阳最红,妈妈最亲。我知道,世上最爱我的那个人走了,只知道去了天堂,没有详细地址,没留电话号码。我成了一个没妈的孩子。妈妈,您一定在注视着我们,期待着我们,保佑着我们走好生命的每一步。

妈妈,我这里一切都好,您在天堂里的日子过的还好吗?在您七十大寿宴会上,孩儿为您创作的歌词已谱上曲了。您听到了吗?孩儿非常想念您啊,远去的母亲。

第1页  共1页

编辑:ZN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