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之外

作者:桐柏县法院 董万军  发布时间:2012-02-13 14:34:05


昨夜一场突如其来的降雪抵挡着我继续走向春天的脚步。已经走过“立春”,呼吸着被“雨水”湿润的空气,望着窗台上似曾相识的这些洁白的雪花,我的心底隐隐约约有一种想象----关于季节,关于冬天和春天。这种想象若即若离却也持续不断,我不得不想象,这场雪是把我带到春天之外了,尽管她拥有着“春雪”的惟美与浪漫。

当我伫立在春天的雪地里,我庆幸自已能以旁观者的身份在春之门外窥视季节的秘密,轻的风卷动着零零星星的雪花,同时还夹杂着正月里孩子们燃放鞭炮的声音,它们在我已经能够触摸到些许绿色的视野里迂回很久,继而落下,再继而融化.......即便如此,原野依旧还有积雪,白茫茫的一大片,很美,很明艳。天空不再低沉,大地是旷远的,神秘的,春天的飞雪在翠青翠青的麦田上空随风飘舞,经久不息,我便没有理由地相信它最终是要战胜潮霉和阴森的。 
   
乌黑的泥土里散落着亮晶晶的雪片,星星点点却也如此热烈地点燃了我的想象。群山有如巨大的翅膀压下来,义无反顾地为雪花的演出搭起荧幕;凸现的河流耐不住寂寞似的在山的脚下欢唱,试图叫醒沉睡一冬的游鱼;叫不出名字的那些野草揉着惺忪的睡眼,似是沉醉,而最终还是选择了觉醒;几株红柳无所谓地开出像毛毛虫一样的小花,雪花肆无忌惮地落在它的身上却也不丑陋,反倒很美丽。到处都是野草,被风雪不可阻挡地卷动着,隆冬的时候,它们苦死了却也不消失,任凭寒风用尽酷刑,它们仍旧原地不动地守候在那儿,当被春天融化的雪水以湿润的力量温暖着它周围的土地,我似乎能够感到地层在苏醒,在融解,在蠕动...土地的最深处应该有一种起死回生的声响,冬天在季节的更替中彻底崩溃,枝头树叶的孕育大约就是从地底下开始的,之后升腾上来,随后便脱颖而出。于是,在心中的土地里我终于找到了生命的源头,想象的背后,一切生长还继续着,还歌唱着……
    
春天的空气是澄澈的,树稍没有哗哗啦啦飘荡的声响,清风虚无缥缈地游荡着、流动着,像是在吟唱着什么。此刻,我的想象就会伴随着自由自在的飞雪穿越渐渐隆起苞芽的枝头,放眼望去,春色越发浓郁,茫茫天地,苍翠的绿色呼之欲出,春天真的来了,我就在她的门外,再往前跨出半步就可走进去。在春的门槛之外,我站在一场极为真实又虚幻的春雪里,看到迷人的春色正在和我招手。我的身后-----通往春天的这条路依稀有了些不易觉察的脚印与车辙,它们随意地在泥土上留下印痕,似乎暗示着行走才是生灵们几乎所有欲望和浪漫的象征;我的眼前-----打开春天的这扇门,仿佛有一种渴望正在飞雪的裙裾里跳动着黎明的光斑,肆虐的风雪即将散场,等待春阳普照大地的时候,我们就要播种庄稼,也播种悲欢,直到收获。
   我似乎还能够看见在春天的门内正发生着生命的枯荣与循环,季节催生着荒野拔节的声响,耀眼的色彩旋即展开。一场飞雪依然如此真实的继续着,我便固执地认为自己站在春天的门外,想着明天雪后我的眼前就要欣欣向荣,我惊恐,为什么季节总是走在我的前面呢?

第1页  共1页

编辑:ZN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