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絮语

作者:南阳中院 时新焕  发布时间:2012-03-31 08:54:38


昨夜一场细雨,自梦中醒来,未能再眠。默默地听一会儿雨声,看了手机,竟又到清明了。

清明时节雨纷纷,追忆逝去的亲人,到亲人的墓地去祭扫缅怀,是中华民族的传统习俗。每到清明前夕,路上多有行人携香带供,回家给亲人上坟。回想起来,自记事起,就跟随大人去扫墓也不知有多少次了。去时大人们都带着供物,到那里后似乎还清扫一番,然后磕头、烧纸,烧纸的时候总要给逝者说说话,整个过程朴素中透着庄严,让人很有触动。大人们总要流泪,我那时是小孩子,好像只是磕头,总不会哭。可能跟在老家待的时间不长有关吧。

最早对死亡感到震撼是好友珍娃奶奶的死。珍娃是我儿时最好的伙伴,我俩经常在珍娃家的堂屋里玩。玩的什么现在都没印象了,只记得珍娃的奶奶很好,象我奶奶,都是小脚,都是头上缠着青布头巾,脾气性格也好,在她家玩,跟在自己家是一样的。

有一日上午贪玩,是吃饭时被大人喊回去的,走时记得珍娃奶奶和珍娃妈在争吵。下午珍娃到我家去玩,我们玩了好一会,珍娃想要回家,于是我们穿过狭长的老院来到了珍娃家。

珍娃家没有人,门关着,怎么也敲不开。邻居说没看到珍娃奶奶出去。于是我们又使劲敲门,仍然不开。我顺着格窗上的纸洞往里看时,只看见一双小脚悬在半空,我想起是珍娃奶奶的脚,但不知为何要在那里,意识不知模糊了多久,最终定义珍娃奶奶上吊了。

大人们安排我去喊的珍娃妈。珍娃妈一路疯跑回来时扛在肩上的锄头扔在半路,被我顺地拖了回来。珍娃爸不在家,在家也要下地。那时劳力们都是要下地的。

待我终于拖回锄头,珍娃家已有很多人了。珍娃奶奶被放在堂屋的地上,全身用被子盖着。珍娃妈哭得天塌地陷,一旁有妇女在劝解,还有一些男子们在安排灵堂等事宜。

农村死了人,各家都要帮情。凡能帮忙的都去帮忙,全村只这一件大事。出殡前一晚可在事主家喝面片汤,那时面片汤也是很馋人的。以前我很喜欢跟着大人跑,那天我没去。总觉得珍娃奶奶没有死,可是就是这么死了,而且场面如此震撼,我混沌觉得死亡太没道理了。

珍娃奶奶的死已过去多年,儿时的记忆了。珍娃现在是什么模样我都不知道,可是珍娃奶奶的死是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里了。其后,历经了太多亲人的死,有时梦里竟然梦到死者又复活的场面,梦中一度确认为现实,醒来场面历历在目。又一次在梦中邂逅亲人后,我曾试图相信这世间是有灵的,否则为什么我们思念之人会在不经意中降临我们的意识?我们的唯物史观呢?

唉,逝者已矣,他们已经走完自己或长或短的人生。走出户外,看到雨后缤纷的花朵,只有这样的美好才能寄托生者无尽的思念,相信每个逝者都是象花儿般追求着美好的生活,而我们活着的人,又有什么理由浪费这种幸运?愿我们都好好地生活,真诚待人,踏实做事,唯此才可慰亡灵,才是对逝世最好的怀念。

第1页  共1页

编辑:LL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