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天下父母心

作者:新野法院 芦清伟  发布时间:2012-04-11 09:06:10


我是一名刑事法官,看多了人世间的悲欢离合,看多了人性的丑恶与善良。常常在为审结一起案件而欣慰的同时,又陷入法理与情理的纠缠,但作为法官,我别无选择。

我从事审判工作20余年,经办过各种各样的刑事案件,还没有一次象这次的心情这样凝重过。那是一个极为简单的交通肇事案件,2011881802分许,在S244线新野县境356KM+60M(新野县王集镇赵庄口西50米)处,被告人董其生饮酒后无证驾驶无牌两轮摩托车由西向东行驶,与由北向南行驶的步行人李晓燕发生碰撞,造成李晓燕、董其生受伤,李晓燕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的重大交通事故。

由于被告人董其生从小没有了父亲,母亲独自一人把他拉扯大,好不容易给孩子娶了一门媳妇,却由于家庭的经济困难导致夫妻双方经常吵闹,本该和谐的家庭出现的只是永无宁日的争吵。于是被告人经常上网聊QQ,这次事故就是和网友见面,心情高兴多喝了几杯,没想到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故。

她是一位沧桑的母亲,为被告人董其生操劳一生仍在继续为儿女操持的老妈妈。在法庭里,我见到了她。她低垂着头,无声地哭泣,眼泪流在腊黄的脸上,是那样的可怜。我跟她谈刑事附带民事赔偿的事情,如果赔偿了对方的经济损失,法院会作为一个量刑情节来考虑,那意味着---她的儿子可以得到从轻处理。她强烈地渴望儿子能够早日出来,希望帮助儿子维持一个完整的家,但是,她凑不出钱。我动员她再找亲友商量商量,通过金钱给受害者亲属以慰藉,尤其是通过她儿媳,向她儿媳的兄弟姐妹。她的眼泪又涌了出来,哀哀地哭出了声:“他们家都嫌弃我们穷,这次事发后,本来就嫌弃儿子不务正业的儿媳也走了…她哥哥想帮忙,嫂子不干;姐夫想帮忙,姐姐不让。出事后,我一边招呼年幼的孙子,一边想法借钱,实在没处找钱。”我表示理解,但还是希望她再想想办法,她眼泪婆娑地走了。

不久,我对该案民事部分进行调解。附带民事原告方的意见很明确,他们只想得到赔偿,至于量刑,他们不发表意见,由法院依法判决。她向朋友东拆西借,已经筹到了一部分款项,可是剩下的钱,却依然没有着落。我告诉她,案子的审限快到了,如果调解不成,我们将安排开庭。同时我也积极帮助对方当事人计算期待利益,发挥法官的释明义务,力争促成当事人达成和解协议,使附带民事诉讼调解不留后遗症,

开庭当天,她来到法院,哆嗦着打开一个纸包,里面是剩余的全部案款,都是一些零钱,她突然“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法官,求求你救救我儿子,救救我们家,我的孙子不能从小缺少父爱!”我的眼眶润湿了,我扶起她,告诉她要相信法院,法院会作出公正的判决。庭审后,我们进行合议,大家一致认为,这时一起过失犯罪,被告人近亲属已经做出积极赔偿,根据本案的法定和酌定从轻情节,可以对她的儿子判处缓刑。

宣判那天,我告诉她,马上就办释放手续。她在地上长跪不起:“你救了我们全家,孙子能见到爸爸了!”我从心底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总算有个了结了。接着我去办理释放手续,我轻松地对她的儿子说:“多亏了你母亲跑前跑后地帮你筹钱,要不然民事部分还调解不了呢!出去后一定要好好干,整取早日把帐还清,通过你的努力,发家致富,孝敬你的母亲,为你的爱人、孩子创造一片天空。”

案件审结后,想着这位满脸沧桑的老母亲,我由衷地感叹:可怜天下父母心。

第1页  共1页

编辑:ZN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