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着法治的理想前行

作者:新野县法院 张孝伟  发布时间:2012-04-12 09:02:25


六年前离校时,龙宗旨教授叮嘱我们:“将来不管身居何处,位居何职,都必须心怀法治的梦想,踏踏实实在自己的岗位上奋力工作,为这个国家的法治建设贡献自己的点滴。”并在我们的毕业证上写下:“怀着法治的理想前行”,以提醒我等法科学生时刻牢记母校教诲,勇于承担法治建设之重责。

六年后,我乘车走在基层办案的路上,想起龙教授之叮咛,思绪不禁翩然。由于今天要找的当事人家住偏远乡村,我且“偷得浮生片刻闲”,结合基层办案实践,回想一下诸位老师之教导,梳理一下关于法治的思索。

首先想到的自然是龙宗旨教授,龙教授学识渊博,著述颇多,而我印象最深的便是他的《相对合理主义》。合理是个绝对概念,而相对合理则符合辩证法的观点,既可运用于法学研究,亦可运用于司法实践。具体到民事审判执行工作,实际上,我们很多时候办案就是以相对合理主义为理论支撑。以调解为例,一方当事人放弃部分诉求,另一方当事人责任相应减轻,双方握手言和,矛盾得以化解。从实质上讲,司法公正并未完全得以实现。然而,从顶层决策来看,调解结案符合构建和谐社会、维持稳定之大局。从法价值的角度考虑,调解在一定程度的确有损法的公正价值,但却更大程度地维持了其秩序价值。

由于我在基层法庭,深知邻里和睦、基层稳定之重要性,明白调解结案在很多情况下是维护基层群众利益的法宝,而并非如某些学者所言:调解是建立在一方当事人利益受损的基础上,是司法不公的表现。一个优秀的法官不仅需要严格依据条条框框办案,更需要综合考虑案件发生的时间、地点、条件等外部环境和当事人的内心、亲情等内部环境,灵活掌握,适当变通,合理行使自由裁量权,在法的各种价值间加以权衡,综合考量,以求实现案件处理结果的相对公正。

在母校,最受学生欢迎的非贺卫方教授莫属,只要他开讲座,连我这样自由散漫成性、整日逃课不断的差生也会立马“改邪归正”,挤得满身臭汗前去抢座,一改平时的懒散模样。

贺教授为人儒雅,学富五车,整日奔忙于大江南北,呼吁司法改革,其致力于法治的精神实在令我们年轻一代法律工作者所敬服。个人认为,司法改革之事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中国正处于高速发展时期,司法体制之改革难免滞后,但从中央到地方,改革从未停息,无论是宏观层面还是微观层面。

基层办案的实践告诉我,司法制度改革、法院内部改革始终伴随你我左右。我所在法院近年来大批招收法科院校毕业生,充实到审判一线,使其逐渐成为基层审判的主力军,这与贺卫方、朱苏力等教授的号召与期待一致,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各级法院正在并将继续致力于自身建设与改革。

没有批判就没有革新。贺教授多年来密切关注司法实践中出现的热点问题,从专家角度予以论证,针对现有司法体制的弊端提出批判,充分说明其渴望司法体制更为完善的迫切心态。一方面,我对于批判并不持否定态度,因为没有批判声音存在的社会终将无法革新,走向穷途末路。司法实践中无论是宏观的体制还是微观的制度,只要存在瑕疵,我们法院系统就应当积极面对,并善于弥补。这一点,从我所在法院改革办公车辆使用制度严禁公车私用、设立基层联系点告别坐堂办案、实行错案终身追究制等改革举措都可予以印证。另一方面,作为一名基层法官,我并不赞成一味激烈而不重实际的批判,任何改革都需建立在充分、深入、全面的调研之上,司法改革亦如是。要综合考虑我国现有政治、经济、法律、道德等层面的实际情况,在此基础上实施渐进式司法改革,而不能毕其功于一役。毕竟,正如以上所言,我们的社会正处于高速发展的非常时期,各类矛盾日新月异,蜂拥而来,改革固然必要,稳定亦需考量。

正在遐想时,我们已经赶到当事人住处,由于前期准备工作充分,我们很快便成功调解了此案。双方当事人均无怨言,握手言和。

在法院,我们不仅需要运用从老师那里习得的法学专业知识和思辨能力,也需要综合考虑各种社会因素,必要时还需借助其他社会组织或热心人士一道化解矛盾,定纷止争。当然,不管身在何处,我都会时刻牢记诸位老师的谆谆教诲并像他们一样怀着法治的理想前行。

第1页  共1页

编辑:ZN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