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开”进村,大山深处响槌声——

《南阳晚报》:“肃静,车载法庭现在开庭”

发布时间:2012-04-17 08:48:45


  调解  矛盾化解在地头

  庭审一直进行了3个小时,姬海朝看到双方充分表达了各自的意见,而且也都表示愿意接受调解,就宣布休庭,对双方进行背靠背调解。

  姬海朝拉着原告进了村委办公室,经过一番交谈,了解到其想索要赔偿的实际数额。随后,他出了办公室,拉上被告,也不走远,两人直接蹲在地头拉起了家常。姬海朝与原被告分别进行了几次沟通,双方终于就赔款达成一致,并在调解协议上签字。

  达成了调解,所有人都很高兴。原被告都没想到法官能跑这么远,到他们家门口开庭,正是相信法官是真心为他们考虑的,所以他们才各退一步,很快就达成了调解。姬海朝也很高兴,坦承他也没有想到原被告能当庭达成调解协议,本来他还打算以后要多跑几趟做双方工作的。他指着那辆法院面包车说:车载法庭出劲儿不小。

  案子审完,太阳西斜。姬海朝说,车载法庭就是一辆穿梭乡间的流动法庭车,他们跑得最远的一次,是到西峡太平镇上口村,将近80公里的山路,案件当天没有审完,他们在当地住了一夜,第二天接着审。我们累一点儿,辛苦一点儿,那当事人自然就可以轻松一点儿啦。望着满眼绿色的深山,姬海朝慢慢地对记者说。⑤3

  审理  一个环节都不少

  肃静,车载法庭现在开庭。下午230分,审判长姬海朝敲响了法槌,庭审开始。在庭审中,对于法官要当庭调解的想法,记者心里划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因为这个案子没那么简单。一个旅游景点修路经过原告的门前,在原告的屋后留下了一个长2.8米、宽2米、深1.3米的坑。去年腊月廿三,原告两岁的儿子在坑边玩耍,溺水身亡,为了索要赔偿,原告将该旅游景点告上了法庭。

  法庭调查结束后,原被告进入了唇枪舌剑地辩论环节。原告坚持认为被告挖这个坑,是为了路面渗水所用,所以被告对此事应该负全责;而被告则认为他们挖这个坑,是为了给原告一家蓄水所用,按照谁受益、谁负责的原则,原告一方应对此事负责。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由于当时双方没有签协议,所以案件一时陷入僵持。

  在辩论中,由于对被告的一句话不满,原告打断对方的发言,猛地站了起来。姬海朝急忙制止,并提醒原告,要注意法庭秩序。在庭长的提醒制止下,原告才悻悻地坐了下来。

  现场  国徽闪耀在车顶

  西峡县人民法院双龙镇法庭庭长姬海朝指挥着工作人员,从一辆面包车上卸下开庭的行头:一枚大国徽,审判长、人民陪审员、书记员、原告、被告、委托代理人的名牌,案件卷宗,笔记本电脑以及打印机。随后,一名工作人员熟练地爬上车顶,用一根木棍将国徽支了起来,而姬海朝和另外一人则将西峡县人民法院车载法庭的横幅,粘在了车厢上。

  这时,宝玉河村的村干部,也将村委的桌子和椅子搬了过来。几分钟后,经过一番布置,一个简易的临时法庭就呈现在了人们面前。

  看着法庭工作人员的熟练劲儿,记者猜测,他们可能是不止一次地布置这样的临时法庭了。

  “100多次审案,这套程序想不熟练也不行了。庭长姬海朝告诉记者,去年,他们审结131起案件,通过车载法庭巡回审案的就有114起,占整个办案总数的87%。

  姬海朝说,这个案件他们已在双龙镇法庭审理过一次了,这次他们驱车20多公里来到当事人的家门口开庭,一是为了不让当事人再多跑腿,另外就是在案发地审理案子,更利于调解。

  4月13日下午2时,和煦的阳光透过绿油油的大山,照射在西峡县双龙镇宝玉河村村委前的一小片空地上。这里,西峡县人民法院的车载法庭正在现场开庭,审理一件民事纠纷案件。

  本报记者 王 勇 通讯员 卢国伟 曹 萌

 

 

 

 

 

第1页  共1页

编辑:ZN    

文章出处:《南阳晚报》2012年4月17日第W6版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