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锻炼日记之二十:农村群众的司法期待与基层法官的工作方法

——在桐柏县法院埠江法庭实践锻炼中的初步考察

作者:南阳中院 白云  发布时间:2012-04-26 16:11:15


题记:献给桐柏县法院、埠江法庭的领导、同志们,是你们的真诚、敬业和坚守给了我们启迪、思考和深深地感动。

一直以来,我经常关注这样的问题:在当下农村社会的发展与变迁过程中,农村老百姓究竟有着怎样的法治需求?在弘扬马锡五审判方式、创建社会法庭解决农村纠纷的背景之下,法院和法官如何才能提高解决农村纠纷的司法能力?在埠江法庭锻炼的时间里,我有幸得到了这样一个机会,到农村、赴基层来做一番访谈式的调查。虽然采用了有些肤浅、并不太符合统计学要求的随机走访,但或许能够发现一些问题。因为我更关心问题本身,而不仅在于发现问题的方法。这些体会或许更像是一种提纲式的思考,我将在今后的学习和工作中继续深入下去。

在访谈的几位群众中,有乡镇干部、传统农民、外出务工者以及经商人士。他们并不具有系统的法律知识,也没有诉讼的经历,对法律、法院、法官的认识多是来源于社会传闻、影视作品等间接的感性材料。他们尊崇法律的权威,有着很强烈的权利意识,希望能出现“狄仁杰”、“包拯”、“海瑞”式的法官。

可以说,处在转型时期的农村社会,纠缠于传统与现代之间,一方面随着国家法治进程的加快、普法力度的增强,网络电视传媒的宣传,老百姓有了一定的法律意识,遇到矛盾纠纷积极地寻求法律救济,司法已然成为维持农村生活秩序的重要力量。在乡村纠纷处理过程中,还是多多少少地渗透着农村社会的“情理”观念,但更主要的是依靠国家法律的评价裁断,人们经常是在法律框架之内考虑情理。司法必须提高通过法律妥善解决农村纠纷的能力,而这一能力的提高,就必然落在了长期扎根基层的法官身上。

在埠江法庭锻炼的时间里,通过与门敬录庭长和王光伟法官的交流,我逐渐了解到以他们为代表的基层法官寂寞与坚守,也获益了基层法官工作的一些方法。一是法律性。遵守成文法律,恪守法律精神。二是道德性。乡规民约、礼俗民情都是需要在处理案件时慎重考量的因素。三是策略性(或政策性)。体现为调解方法和手段的多元化,比如,1.利用人际关系网络劝服当事人。基层法官长期扎根乡村,有的原籍就在当地,利用“熟人社会”的人际关系往往能够有效地促成纠纷的化解。2.心理策略。掌握当事人的心理,来达到调解目的。可以通过诉讼风险提示、情感化解、情绪控制等方法。3.利益衡量。个案中通过分析当事人的诉求,分清利益和诉求的轻重,在当事人之间进行斡旋、博弈,最终达成和解。

通过访谈,我觉得,在农村和基层,传统的司法文化对我们今天的司法实践仍具有很强的实用价值。一幅县衙的楹联写得好:“莫寻仇,莫负气,莫听教唆到此地,费心费力费钱,就胜人,终累己。要酌理,要揆情,要度时事做这官,不勤不清不慎,易造孽,难欺天。”上联着重规劝百姓,下联则诫勉了审判者。仔细推敲起来,颇有意味。下联着重强调了审判者的道德。勤勉清正审慎,尤其是后两项,更显现了司法决策的特点;“酌理”、“睽情”和“度时事”,则明确要求法官不能过于法条主义。“理”在传统中国不仅包括了我们今天所定义的法;揆情则告诫法官断案要善于设身处地揣摸人情事理;度时事则要求司法要有社会公共政策考量。这种要求有可能不利于依法办事,其中隐含的裁量权则有可能为腐败留下了空间。但是,我们要看到严格依法的好处,也要考虑到仅仅依法办事的弊端。特别是在传统中国,中央政府不可能制定涵盖一切现实生活的法典,风土人情、时事变化都要求法律具有适度灵活性,而这就必须依赖具体决断者的智慧和积极性。法治并不等于仅仅依法办事,完全拘泥于法条未必得出好的社会效果。在一些复杂的案件上,给予法官一种受制约的裁量权,适度综合考虑法理、人情、社会以及可能的后果,或许是一种更为务实也更为可行的做法。“易造孽”不仅指出了司法的特点之一,判断容易出错且后果往往无法补救,也因此,勤勉、清正和审慎这些个人操守就变成了一种必须履行的政治责任和义务。“难欺天”的天可以理解为皇权和中央政府,甚或是社会舆论,因此能对审判者构成一种外在制约。但鉴于传统中国关于“孽”和“报应”的民间信仰,更可以将“天”理解为老天的报应,其中还可能包括审判者的内心自责和愧疚,因此从功能上看是一种内在制约,一种实在的制度;尽管这种制度的基础在今天看来是一种虚幻的信念,但是使审判者内心存在敬畏,有助于他们更好地去执行法律,履行职责。

如何增强司法能力,把在这次实践中获益的思考用于今后本职工作之中,向基层法官学习,用心、用情、用知识和技能去为每一个群众排忧解难、化解纷争,要做到这些,我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第1页  共1页

编辑:LL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