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了那无悔的青春

到法庭工作三周年记

作者:社旗县法院 张运岩  发布时间:2012-05-07 09:22:50


又是一个五四青年节,我是2009年通过全省法院系统的招录考试来到社旗县法院工作的,54日那天领导通知我来到饶良法庭上班,算算我来法庭已经整整三个年头。三年的青春岁月,在这偏远的法庭度过,在一身汗一身泥的乡村小路上度过,在老乡的田间地头、农家小院度过,我从一名刚出校门懵懂的大学生到如今独立解决群众纠纷的基层法庭法官,我在老乡包含深情的谢谢中体会到自己人生的价值。

我所在社旗县绕良人民法庭社旗县最远的一个法庭,位于社旗县,唐河县和驻马店市三大交界处,辖区面积大,人口多,土地多岗丘,人口居住分散,给审判工作带来不少困难,巡回审判是这个法庭的工作传统。刚到法庭的时候五十多岁的老庭长每次送达诉讼文书,走访当事人,巡回审判总是叫上我同往,但是除了干活,他什么话都没有说过。日后我明白他的身教胜过多少言传,他就是用自己的行动,教会了我怎样做一名法庭的法官。

那是法庭还没有配备车辆,我们一人一辆自行车,一身灰尘的往返在法庭和当事人之间,我来的法庭三个多月,每天就是不停止送达文书、走访当事人、整理卷宗,连一个像样的合议庭都没有看,每天都是些邻里纠纷、小额借贷、离婚案件,都是些琐事的案件,经常跟随着田间地头,农家小院的跑来跑去,老庭长总是和老乡说些家长里短。我到法庭三个多月,没有开一个像样的合议庭,这与我当初设想穿着庄严的法袍,威严的坐在法庭上审理案件的法官有很大差别。我家是外地的,我就在法庭安了家,休息日的时候,我独自一个人站在法庭的大门前,听着夏天的单调的蝉鸣,我为的满腔热情无处着落难过,我听到自己梦想破碎的声音,我为自己的青春默默地流失痛苦。

冬去春来,春来冬去,就在一个个调解和好的案件,在老乡一声声感谢声中,我慢慢地明白了那些家长里短、邻里琐事的纠纷,对于一个农民来说,那就是他们天大的事情,处理不好,他是睡不着觉,吃不下饭,到法院来诉讼的,对于他们来讲是解决他们问题最后的希望,那一双双期盼、信任的眼神。那一声声淳朴热情的招呼,那就是我们作为一名基层法庭法官人生价值。

随着工作经验的力量,我自己逐步有了独立办理案件的能力,当我第一次调解成功一次赡养案件,七十多岁的老爹拉着我的手感动得留下眼泪的时候,那天我真的很激动,同样是一个夏天晚上,可是我激动地没有听见那枯燥的蝉鸣。在办理案件的过程中,我逐步成熟起来,我设身处地为当事人着想,尽可能采取人民群众方便的方式审理案件,我把书本上那些对于群众晦涩的法律术语,用他们能够明白的语言讲给他们听,运用法律知识解决他们的纠纷,我虽然在田间地头件、简易的巡回审判法庭,同样是定纷止争,我也是一名真正分法官,我可以自豪地说我无悔自己的青春!

第1页  共1页

编辑:LL    

 

 

关闭窗口